许子根:可赢回部份议席‧反风南吹利槟城、吉打、丹洲国阵(吉隆坡26日讯)民政党全国主席丹斯里许子根分析,308大选吹起的反风已经转向,现正吹向南马,而受到308海啸吹袭的北马和中马在相隔5年后,反风已经大为减缓,因此国阵预测可在槟州、吉打和吉兰丹赢回一些议席。许子根接受《》访问时坦言,国阵在南马的一些华人选区可能会有危险,但是不至于影响国阵的中央执政权。不过,他指出,从308政治海啸至今,马来票和印裔票已有回流的迹象,来届大选民政党期许在一些州属的州议席上取得“零的突破",而国阵也放眼在槟州、吉打和吉兰丹赢回一些议席。重夺吉打政权机会大他说,吉打州华裔第一次感受到伊斯兰政策逐渐走向极端,华裔开始看到伊斯兰党的真面目,加上吉打州的巫统已开始整合,士气也比308大选时来得高,重夺州政权的机会比吉兰丹和槟城来得大。“雪州方面,则因为民联执政后开始出现分裂和矛盾问题,因此国阵在雪州的成绩应会比308大选来得好一些,但是能不能扭转乾坤执政,则得靠国阵成员党多加努力。"至于槟州,他认为,自从党总秘书邓章耀以新姿态出现,槟州人民开始对国阵有改观,儘管上一届大选民政党在槟州的13个州议席都输掉,但大部份的协调员都很卖力工作,比308大选前还要积极。虽然如此,对于华人占多数的议席,他还是不太乐观。308大选时,国阵流失了许多华人票,即便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上任后推行转型计划,华裔对国阵的支持也没有明显增加。308政治海啸都集中在北部和中部,即槟州和吉隆坡,但是相隔5年后的今天,许子根认为这些地区的反风似乎已经退潮,因此他估计国阵可在吉打、吉兰丹、吉隆坡直辖区,甚至槟州赢回上一届大选输掉的一些议席。不上阵盼促成党新陈代谢已竞选7届大选的许子根宣布在来届大选不再上阵,主要原因是要促成党新陈代谢。许子根告诉记者,身为党主席的他,必须以身作则,更何况从1982年至今,在这32年里,他已经竞选7次,是时候要让贤,给机会年轻的一辈。他强调,来届大选,他不参选之余,也不会接受受委为上议员而入阁当部长。民政党在2008年大选中竞选12国31州,但民政在突如其来的政治海啸受到前所未有的重挫,只赢得2国4州,并在执政多年的槟州全军覆没,痛失槟州政权。因此,许子根期望来届大选,民政党可以在竞选的12个国席中,赢回数个议席,而中选的资深候选人可以入阁。他透露,来届大选,民政党将会派出陈莲花在太平上阵、郑可扬在木威区,以及马袖强出征安顺。至于其他议席的候选人名单,他不愿进一步透露。他说,接下来他会专注在党务上,至于没有部长职位后,处理党务时会否心有余力而力不足,他倒觉得不会,反而笑称,自己与党上下配合得很好,没有部长职务也不成问题。谈到自己的退休计划,许子根分享说,308大选至今,他都还没有时间想退休的事,但是他猜测自己日后会从事文教的工作,肯定不会从商。从政31年历经成败得失回想31年来的从政日子,许子根感触良多。学者出身的他,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参政,并当上槟州首席部长,成败得失皆有。他形容自己的政治生涯中出现好几个十字路口,其中共有3个不同的4年阶段。第一个四年是在1982到1986年,当上国会议员的时候,第二个则是1990到1995年,当槟州首席部长,以及第三个四年便是308大选后,受委为上议院议员入阁当首相署部长,每一阶段的心情都很不一样。他总结说,这31年来,甜酸苦辣他都经历过,虽然表面上看似平步青云,但是实际上所面对的挑战很多。自称不善玩弄权术他自称,自己在政策和执行方面,有一定的专长,但是因为自己的性格关係,到现在也不善于玩弄权术。“如果说用权术来衡量一个从政者,我当然不是成功的。"对于自己的成绩单,他认为不应由自己来评论,而是由人民来评估最合适不过。不过,对于被民联指责在过去18年来对槟州没有作出贡献,许子根认为,这种指责不只是侮辱他一人,而是侮辱全槟州子民。“从林苍佑领导的21年,到我领导的18年,这39年来,民政党总算尽了心意,308大选会有如此成绩,我们当然伤心,但是我们坦然接受。"他说,308大选成绩公布的那一晚,也是他从政以来心情最沉重的一个晚上。这个伤痛,对他来说是毕生难忘的。即使是事隔5年,308当晚发生的一切事物,至今仍记忆犹新。指林吉祥效应引巫印裔反弹随着民主行动党顾问兼国会领袖林吉祥确定征战柔佛振林山,大选未至便能感受到华社的反风由北吹向南,让许子根感到担心。许子根说:“民政党在柔佛州虽然只拥有一国三州议席,但是行动党的强烈攻势,对民政党或多或少会造成影响。国阵其他成员党必须严阵以待,尤其是城市地区。"儘管如此,他不认为柔佛州会变天,因为“林吉祥效应"会引起柔佛州马来人和印裔更大的反弹。“有人说,林吉祥转到柔佛州上阵,会引起马来人和印裔更大的反弹,进而造成选票回流国阵。"揶揄林吉祥是政治逃兵无论此说法属实与否,许子根透露,目前民政党非常关注在柔佛州的国州议席,而他希望选民可在选举热情中冷静下来思考一番,才投下手中神圣一票。谈到林吉祥这号人物,许子根对他有弹无讚,还揶揄他是一贯的政治逃兵,在大选经常换选区上阵。“经常换选区是林吉祥一贯做风,他不会在一个选区待上3届大选,最久的一次也只不过是在槟州,不过,2004和2008年大选时,他移师到怡保上阵,两届后又更换选区,到柔佛州振林山。"他笑称,林吉祥的光环已不再,所以才不断更换选区。促黄德保持中立回顾许子根的政治生涯,1982年他是以华教人士身份,在董总的旗帜下出征,代表民政党参加大选,获选为丹绒区国会议员,情况跟绿色盛会主席黄德在来届大选选择在行动党旗帜下上阵非常相似。对于黄德这次在政党旗帜下参选,许子根认为,从政是每个人的自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权力,可是非政府组织应该在政治保持中立,在课题上则可有各自的立场和看法。因此,他认为,人民应从“黄德在行动党旗帜下参选"这个角度来看事情。“80年代初期,董总领袖选择参政,主要是因为感受到在民主制度下,朝野政党和民间团体必须配合,而当时董总感受到在朝方面要加强,所以才选择力挺华教人士参政,通过民政党竞选。"他不否认说,当然,这会给人一个印象,即董总作为一个民间团体已经失去了中立,所以当时引起一些反弹。难忘308教训赞成国阵成员党合併2008年大选掀起的“308政治海啸",让国阵丧失槟州、雪兰莪、吉打和霹雳州的政权,民政党更是惨败,当时出任槟州首席部长的许子根难逃责任。对于民政党败选,他辞去党主席一职以作交代,但被党顾问敦林敬益等人挽留,他只好接受留下。虽然5年已过,这个惨痛教训还深深烙印在许子根心中,回顾这一切,难免会有些伤感。他说,308大选,对国阵是一个巨大震撼,也是国家独立以来,第一次有5个州属同时落入反对党手中。但是,他披露,经历308大选的教训后,国阵作了很大的调整,尤其是高层之间的沟通和合作比以往更加频密和密切,甚至有国阵领袖提出国阵各成员党合併的建议。国阵成员党须存异求同不过,对他而言,现阶段时机还未成熟,合併一事不宜现在进行,但是他对于这项建议表示赞同。“1982年我参政时,已在国阵青年团开会时,提出这项建议。原则上大家都不反对,但是在执行上面对诸多问题,如党本身的结构、沟通语言和文化差异。"他认为,这对国阵来说是一个长远的目标,而他深信在国阵各成员党高层更频密的沟通下,有助于为日后合併一事铺路。“如果我们遴选出来的领袖,是由各民族党员投票推选出来的,那幺领袖就不会走向极端,这也是融合成为一个政党的优势。"他说,国阵各成员党必须存异求同,只要彼此合作越来越密切,15年后才谈要不要合併也不迟。“国阵现在已经开始谈论这个问题,这已是一个好现象,我们不能过于勉强,毕竟各政党有各自的宗教、文化和语言的膈膜,一切顺其自然。"他以民联为例,人民不能期望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结合成统一的政党,这与国阵各成员党合併的难度还要大。“华人认为民政和马华不敢针对巫统,其实在民联也是如此,因为行动党需要依靠伊斯兰党带来马来票,相对的,伊斯兰党则需要依靠行动党的华人票,所以民联三党不会针对彼此的不当政策和领袖的发言,作出强硬的攻击。"他说,这是一个政治现实,当不同的政党组成阵线时,就必须考量到票源的问题。/报导:张秀芬‧2013.03.26